吴淡如最新作品:做个好命女 分节阅读 8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,一发脾气就砸东西,让我活得像只惊弓之鸟。好几次,我被他扔过来的东西打伤,还得骗家里的人,说是自己不小心跌倒的……
他的工作也不稳定,应该说是时运不济吧!他又没办法当人家的手下,只想做老板,几次生意失败下来,目前,所有的亲戚都是他的债权人——我嫁给他,一定很辛苦……“
她越说声音越沙哑,眼眶也红了,唯一让她双眸映射出一抹亮光的,是她手上的那张喜帖:“来参加我的婚礼吧!”
她叹了口气,说:“我和他是上辈子相欠债,所以这辈子要来还他……”
不能滥用相欠债理论
类似的欢喜冤家,常常出现在我的周遭。相守,不安稳,离开,又割心肝。
看着她远去的纤细背影,我不免感慨。
老一辈的人喜欢说夫妻是相欠债,这句俗语挺有意思的。
两个人为着一个共同的家,或为了爱情长相厮守,必然各有牺牲与付出。
但“相欠债”这个词,也常被滥用、误用。如果不是“互相”欠债,而是单方面一直赖债,那么,关系就会失去平衡,久而久之,总有人不甘连连亏损,虽然舍不得离开,却也不能无怨。
“就算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吧!”有人会这么自我解嘲。
容我提醒:就算是上辈子欠他的,这辈子也不要过度的还。还太多了,岂不是害了他下辈子欠你?如果你真的是个宿命论者,就得斟酌一下,别让他在今生欠下还不了你的债务,下辈子换他惨兮兮,这是冤冤相报何时了。
“相欠债”是“有借有还、再借不难”」,爱情账本才不会有被亏空的危机。
箴言:
在观念上,你自己为自己打结,就没有人能解开这个结。身为这个时代的女人,我们何时才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?
——摘自《认真玩个爱情游戏》
第25节:女人的逻辑
5.女人的逻辑
男人看见自己,常因事业失败;
而很多女人第一次看见自己,
竟是因为男人终于狼心狗肺的抛弃,
或者历经变故,让她清楚,只有自己能够砌瓦筑墙、挡掉风雨。
“你的人生还有什么计划?”第一杯咖啡喝完时,她问我这个问题。
窗外的天灰蒙蒙一片,湿气寒凉,还好咖啡厅里有着咖啡香和暖意。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约我喝下午茶,她曾是我的手帕交,无话不谈,只可惜上了大学后,学校隔得远,渐渐失去了联系。
这个问题好大,我偏着头问她:“哪一方面的计划?”
“比如说,生孩子啦……”
“我可不可以说老实话——目前还没有计划。”我苦笑:“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讨论这个问题?这种问题一讨论下来,很容易变成没有人会被真正说服的辩论赛。”
我深知她的立场。刚刚喝那杯咖啡时,我已经知道她这些年来都在为同一个问题困扰,那就是:她已有一男一女,正在为该不该听婆婆的话再生一个男孩而伤透脑筋。婆婆的理由是,再生一个男孩比较“保险”,而丈夫的薪水在供应全家四口的开支和给公婆的月费上,已经捉襟见肘。
我尽量不要发表意见,因为我不是她,即使同是五年级的女人,她所处的环境,我毕竟陌生。
“你真不像女人,可是如果你没有小孩,那……”
“那我老的时候会很孤单,对不对?这个理由,我听了一百次以上,可不可以换一个新鲜的?”
“人家……某女主持人那么忙,都生了小孩,还是双胞胎。”
“人家要,我就一定要吗?”这个逻辑使我一头雾水。
“咖啡喝这么多不好。”她说。
“我知道。”
“不过,我本来也很爱喝咖啡的……咖啡确实很好喝,可是我为了怀第一个孩子戒掉了。”
“你很伟大。”我说。我知道讨好者心中最需别人讨好。
她安心的笑了。虽然没有找到共同的话题,她终于得到了认同,我的讨好也顺利成功,这一剎那间我们彷佛恢复了友谊。“那么谈谈别的计划吧?听说你常去旅行,最近还要去什么地方?”
“吴哥窟吧!”我随口说。
“什么窟?那是什么地方?跟你老公去二度蜜月啊?”
“噢不,我常想自己去旅行。”我据实说。
“真的?告诉我,”她的眼睛开始放射出光芒,身子往前倾,压低了声音:“你的婚姻是不是有了问题?不然为什么要一个人去?跟我说没关系,我不会告诉别人……”
我像一只愚蠢的小蜘蛛,不断被隔壁蜘蛛结的网绊住。这些我解不开的蜘蛛丝,不经意就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。
这时,我总好想冲到外头,淋淋刚刚降下的冷雨。
女人习惯用非黑即白的思考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章节目录